难受 往北走

明年今日 未见你一年
谁舍得改变 离开你六十年
但愿能认得出你的子女
临别亦听得到你讲再见.

虽然是同事 但是还是很有爱的样子~

   果然 只有背影 才是最完美的.

我喝了8个罐啤 然后变态的自拍了一张

pentax sp & 35mm 3.5

我本将心向明月 奈何明月照沟渠

黄昏无限好 只是缺个人   啊啊啊啊 -。-

我讨厌整理 所以床头柜八成都是这样的

11年9月从黑龙江出来到浙江工作前 家当只有这么多 现在家当已经有好多啦~

二姨家的一盆假花 外面斜着的是我暑期必备赖以生存的网线 风一大我随时就会断网

江边有个颓废的老头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