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受 往北走

明年今日 未见你一年
谁舍得改变 离开你六十年
但愿能认得出你的子女
临别亦听得到你讲再见.

在暗房里小红灯下也许都是这样的手  但是菲林能感到这红光么?我很好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