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受 往北走

明年今日 未见你一年
谁舍得改变 离开你六十年
但愿能认得出你的子女
临别亦听得到你讲再见.

B1990周围也没什么其他卫星 也没有玫瑰花

我孤独又渺小的小行星 一棵大点的树叫妈妈52岁 一棵小点的叫爸爸停留在38岁 我起名这棵星球为B1990

冬天让人懒惰 朋友圈让我失去自我 我还有以前的执着 我回来了

没睡醒坐车都很梦幻

回了黑龙江一年多没上 上来一看这热度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冒个泡然后剃胡子 全是重头开始吧